首页 > 战史 > 正文
伊拉克战争:确立美国对欧亚中南部霸权
2015-03-20 10:39:00

美军对巴格达进行空袭

美军对巴格达进行空袭

近来“情报门”事件在美英两国首都闹得沸沸扬扬。美国负责搜寻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前首席武器检察官戴维·凯今年1月底在国会作证时说,经过他6个月的检查表明,伊拉克战前并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此后,布什总统不得不步步退却,被迫同意进行独立调查。他的忠实追随者英国首相布莱尔也跟着下令成立调查组进行调查。但他们都只同意调查情报工作本身,而拒绝对他们发动战争的政治决策进行调查,似乎问题只是出在情报工作上。然而,大量事实表明,伊拉克战争是布什政府蓄意发动的一场不义之战,而决非什么“情报失误”所致。

90年代早有侵伊图谋

联合国伊拉克监核会主席汉斯·布利克斯2003年6月11日接受英国《卫报》专访时说:“这场战争是早策划好的。”早在1992年,时任和现任美国国防部副部长沃尔福威茨主持编写了一份名为《防务计划指针》的政策报告。他在这个文件中就已经把对伊拉克进行军事干预作为确保“获得重要原料,主要是波斯湾的石油”的必要行动。该文件也提出了先发制人打击和建立“特别联盟”(即现今所谓“自愿联盟”)的思想,并说若不能争得联合国采取集体行动的授命,美国就应该单独行动。

1998年1月26日,18名新保守派人士给克林顿总统写信,要求克林顿政府制定一项“旨在除掉萨达姆政权”的新战略。信中说,“唯一能接受的战略就是消除伊拉克使用或威胁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可能性”,“以保护美国在海湾的重要利益”。“美国的政策再也不能被错误的联合国安理会一致的原则搞得寸步难行”。在这封信上签名的人大部分是现任布什政府的高官,如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国防部副部长沃尔福威茨、国务院副国务卿阿米蒂奇、负责裁军事务的副国务卿博尔顿、国防部政策研究室主任理查德·珀尔、负责全球事务的副国务卿葆拉·多勃利扬斯基和布什总统的伊拉克特使扎尔迈·哈利扎德等。正是在这批人的推动下,这封信导致美国国会于1998年12月通过了一项旨在推翻萨达姆政权的所谓“解放伊拉克法令”。

2000年,新保守主义的思想库“美国新世纪计划”又抛出了一个题为《重建美国防务》的政策报告。该报告指出:“美国几十年来一直谋求在海湾地区安全方面能更持久地发挥作用。尚未解决的与伊拉克的冲突提供了现实的理由,在海湾保持足够数量的美国军事存在不仅是为了解决萨达姆政权问题”,“即使在萨达姆从政治舞台上消失之后”,也需要保持美国在这个地区永久的军事存在。这个报告后来就成为集中体现布什政府外交和防务政策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的蓝图。

但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尽管美国曾多次想挑起对伊动武,但因一直找不到借口而未能如愿。据《华盛顿邮报》网站2004年1月13日报道,曾任布什政府财政部长的保罗·奥尼尔在一本名为《忠诚的代价》的新书中披露,布什2001年初“上任头几天,在还没有得到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证据的情况下,就打算推翻萨达姆”。2001年9月发生了对美国本土的恐怖袭击,在布什政府中掌握着重要决策权的这批新保守派立即兴高采烈地认为“大好机会到了”。“9·11”刚过没有几天,沃尔福威茨等官员立即要求布什总统打击伊拉克,并开始寻找推翻萨达姆政权的借口。